余红梁

本人是一位业余摄影师,希望通过我的作品分享快乐。

昨天时上海酒店、饭馆恢复了堂食的第一天,黄浦江上的游览船恢复了航行,给黄浦江的晚上带来了久违的彩色灯光秀,在疫情那段日里就连一些运输船只都停航,甚至夸张到,为了给浦东某位病人配药而动用无人机跨江送药的新闻。直到6月1日恢复出行时黄浦江还是只有运输船只能通行,昨天起到了所有低风险地区饭店、宾馆恢复堂食后才有游览船出行,现在黄浦江基本恢复了往日的五光十色。接下来电影院、博物馆等聚集场所也会有序开放,应该说上海基本恢复了疫情以前的状况了。不过核酸大筛查还是在各区星期六、日照常进行。当然这样做也是对的,昨天安徽泗县就出现了疫情,防患于未然任然是必要的。上海加油!这里说的加油不单是疫情防控,现在应该加上......

封闭期间人们不能随便出家门,于是乎野猫野狗们一下子自由了,有人看见它们躺在马路中间,反正人都没了,这个世界全归它们了。小区里停的小车也不动了,这只黑猫就占山为王了,在车顶上玩累了,就地在车顶上睡了。我看到了就过去给它拍照,它理也不理你,我再拨弄一下它的猫爪,它倒好睡眼惺忪的看看你继续睡,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本想拍一张睁大眼睛的猫,人家就是不配合。本大王累了歇会,甭打扰我。

上海疫情已经进入拖尾阶段,现在我们回忆当时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当时的核酸检测大家都是匆匆上阵,连医生们也是没有经验,维持次序的警察也一样,根本没有认识的疫情传播的的特点,参加检测的群众更是两眼一抹黑,居委说检测核酸,大家就一哄而上。此时的照片很明显的反应出当时人们拥挤的状况。基本就是在挤热闹,加上上海人本身就喜欢挤热闹,一边测核酸一边聊天谈地,那时候人们大都自以为一、两个星期就会过去。等到大家意识到拥挤不利于阻隔疫情时我们小区自愿者才讨论如何既大家测核酸又不至于拥挤,4月4日我小区自愿者组织的核酸检测才算比较合理的避免了核酸检测时的拥挤(详细请参考本人的4月4日微博)。可是每天的疫情数据一下子......

这组照片是一种植物的果实,这种植物大家都知道,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能看到她的果实。因为人们种植时主要是用她的球茎繁殖的,很少有人用她的种子(果实)繁殖的,而且不等到该植物结果人们就将她刨除,并收集球茎以备下一年种植,这就是郁金香。

现在由于疫情的影响花园的园丁没有及时刨出她的球茎,花谢了的郁金香自然而然的生出了果实。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郁金香的果实,反而使我进一步认识了郁金香的生长历程。也算获得了新的知识。由此类推球茎类植物应该能生长出她们的果实,那以后可以不要刨出她们的球茎,以便详细观察水仙、风信子等球茎植物的果实,因为我们在种植这类观赏植物时大都等到花谢了后就随手刨出了她们的球茎,进行新的植物轮...

今天是5月27日解放军进入上海的日子,巧合的是今天也是自封控以来我们能出小区的第一天,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出小区,而是每户每天一人出小区2小时,也算我们小区开封启动了。看来我们大白、自愿者、检测核酸的医生、护士大约两个月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大家的辛苦没有白费,还是值得庆幸的,但是还需保持各种防疫措施,还不能放松警惕。
在这两个小时里我特意骑自行车在周围放飞一下,出来后总算了解到我们想了解的我们的保供、团购、网购等生活必需品的运送是怎么回事了,第一、货物都是集卡运送到临时的仓库,图1:这是江南制造局以前的飞机机库,集卡运来了但是超市并没有完全开放,还是需要快递、团购、保供再运到我们小区,我本来想到......

看到这些大白躺在楼栋大门口的照片,大家是否有是曾相似的感觉,想当年解放上海时,解放军露宿街头的镜头和眼前的情景何等相似。据说当年解放上海时,当天夜里为了不惊扰市民不闯民宅,而天当被地当床。如今上海疫情封控,为了防止有人离开楼栋,每个楼栋门口专门留一个大白24小时门口守护,以前我们不能出楼栋,为了我楼栋的大白睡觉,我们楼组长专门给他收集了一些小孩子用的泡沫塑料垫子,和一个露营的帐篷。这两天我们小区已经降级为防范区了,我们可以出楼栋、但不能出小区,我今天一早5点钟起床,早早趁早上人少,在小区散步锻炼时看到了其他楼栋的大白睡觉是这样的,有的睡在躺椅、长椅,有的甚至睡在地上的,而且一睡就是接近两个月时......

昨天我们楼栋从方仓医院回来一个治愈的阳性病人(也可能是无症状感染者转阴),到目前为止我们小区只有一个楼栋是封控楼,我们楼栋今天也降级为管控楼了,疫情控制出现了一丝转机,只要明天没有阳性出现的话,整个小区10个楼栋就降级为管控区了,希望不断的增加,楼栋群里也少了很多消极的内容,说明大家开始慢慢地改变了消极的情绪。我真心希望明天大家都能自觉的下楼做核算检测,不要给自愿者出难题了,说到底自愿者无权强制别人做核算检测,如果有一些人不下楼检测的话,小区降级管控区也是有问题的,以前就有楼栋因为核酸检测率不高(应该核酸检测的人数占总人数的比率),而延缓降级的,希望大家能以大局为重,谢谢啦!

今天上海公布的疫情数据到了一个高峰,但是核酸检测还是要继续,以前小区核酸检测的自愿者已经很疲乏了,要求更换,于是本人第一次担任核酸检测的自愿者,职责是引导员也就是维持次序,引导检测者保持一定距离、不要拥挤。所以利用这个机会总算较近距离拍摄到了核酸检测的一些情景,了解到了核酸检测的细节。

大概过程是这样的,首先将核酸检测的的条形码(图6)贴到采样管上(图7),然后扫码员先扫采样管上的条形码,然后扫每个检测者手机上的核酸码,记录每个人的信息并将采样管上的条形码对应数据上传,以前这个扫描使用专用的扫码器,现在已经用手机替代了,再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医生采样,采样有两种一种是棉签插到鼻子里,一种是插到喉咙...

最近上海疫情进入平台期,核酸检测很频繁,这下苦了那些核酸取样的医生,有时很早来小区,有时晚上挑灯夜战,4月12日那天中午气温高达31度,穿着白色防护服,真的是热死人,这一点我做自愿者时搬运物质时很有体会,那时温度不高,也弄得内衣湿透,透明面罩上都是水汽,31度太阳底下,估计不透气防护服里肯定闷死人,所以到了吃饭的时候他们不得不脱下,在小区的花坛边上吃盒饭,想想他们真够艰苦的,我们应该多配合他们的工作才是,这样大家努力才能早日结束疫情,大家都能脱离这艰难的日子。

2022年4月4日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上海疫情相当严重,所以在今天上海全境核酸检测,昨天还全境做抗原检测,主要是为了早日查出新冠奥米克隆病毒阳性人员,以便针对性区域封闭,以阻断病毒传染。这次核酸检测相对于以前(可以参考本人3月12日的发表的博文和照片)的核酸检测组织大为改进,人们拥挤问题基本解决。

这一点改进花费了我家小区6天前建立的一群自愿者的努力,在这几天了自愿者建立微信群,在群内组织了自愿者解决了小区业主很多问题,如:买菜、配药、运送垃圾、运送业主快递、分发抗原检测试剂,特别是为了这次核酸检测讨论方案,以防止以前核酸检测的人员拥挤导致疫情传播的问题,据我知道至少否定了3个方案,修改了再修...

© 余红梁 | Powered by LOFTER